我为我的阴暗 向你们道歉 对不起 
我本是一个浑身伤疤的人我就不该奢求有人能带我脱离苦海.


有人陪你喝雪花 但不会有人陪你勇闯天涯 
就像跟你举杯的人有很多 但送你回家的人没有几个.




我向来擅长的自我保方式是一种察觉对方冷冰冰的态度 
就自觉退避三舍 从来不会去捂热这段关系.


没人知道你曾走过的路有多黑暗 
没人在意这个过程他们只会轻描淡写的说你变化真大.


兰州有拉面 安徽有板面 重庆有小面 河南有烩面 
北京有炸酱面 武汉有热干面 你什么时候还能再见一面.

欢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