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不是一个主动的人
灵魂虽然有趣 可不爱表达 总是词不达意
还死犟 遇到懂我的人很幸运 遇不到也很正常.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对和错都拎得清 错就是错了
敷衍就是敷衍 不想改可以不改

别推到我身上说我无理取闹.





后来 皮筋换成了手表 12点变成了十点
自闭变成了自律 饮料变成了矿泉水
也喜欢上了傍晚六七点的晚霞.


那个毫不犹豫删你的人 在另一个地方悄悄地关注着你
你认为毫无瓜葛的人 在无数个夜里
忍住了多少次想联系你的冲动.


长到这么大 我说不出来我最爱的一部电影 
说不出来我最爱的一首歌 说不出来我最爱的一个人 
时常觉得人生其实没那么有趣 偶尔也会质疑活着的意义 
所有来自于书上和别人口中的意义都不曾说服过我 
但今天突然觉得 大概人生最大的意义
就是用余生去找到那些最爱吧.

欢迎留言